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传感器 >
《新闻调查》 20130713 井下的五次爆炸
发布日期:2022-01-14 18:14   来源:未知   阅读:

  央视网消息:7月11日,国务院调查组公布了对吉煤集团通化矿业公司八宝煤矿公司329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调查报告,这起责任事故造成36人遇难1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4708.9万元。

  3月29日,位于吉林省白山市的八宝煤矿井下瓦斯爆炸,随后,通矿公司向新闻媒体宣布,事故造成28人死亡,后来又有一名人员因受伤过重身亡。

  事故发生后,吉林省成立了调查组,调查发现,八宝煤矿在此次事故中,死亡人员除先期已公布的28人外,还有7人被瞒报。

  4月7日,国务院成立事故调查组,对“329”瓦斯爆炸事故展开全面调查。

  公开的资料显示,八宝煤矿是白山市首屈一指的国有大型现代化煤矿,全部采用现代化装备,采煤、掘进机械化程度达到100%。在这样一个现代化国有企业,如此惨重的矿难是怎么发生的?又为什么要隐瞒死亡人数呢?事故发生后,《新闻调查》记者前往现场进行采访。

  李德才的妻子:就还原事故真相呗,对吧。毕竟咱听说的或者像我刚才说的都是道听途说,包括“329”的,也包括4月1号那个事。

  解说:48岁的李德才是八宝煤矿的总工程师,他在3月29日的瓦斯爆炸事故中遇难。

  李德才的妻子:错了就是错了,就像我说我老公别看他走了,他如果有责任该他担的,他必须得担,如果不是他担的,我也不希望别人强加给他,死者你有责任你也必须担,生者你有责任你也得去担,就像我说的,毕竟这么多条人命。

  解说:八宝煤矿的工人大多数都住在离矿区东边两三公里的民强小区,这是一个由三四十栋楼组成的大型住宅小区。

  我们试图寻找知情者,尽力接近事实真相,在寻访中,一个不断被提及的细节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张淑芳(兰敦国的母亲):(在我儿子)下井之前,井下就响(爆炸两次)了,就是没死着人而已,明知道这种情况下,不好好处理,(还)逼着这些孩子下去。

  解说:在“329”事故中丧生的兰敦国是瓦斯检测员,今年27岁。他的母亲告诉我们,在28号下午和29号下午,负416采区分别发生过两次瓦斯爆炸,所幸没有人员伤亡。同样的信息我们在另一个遇难救援队员家属那里再次获悉。尊重他本人的意见,我们隐去了他的图像。

  丛龙的叔叔:我侄儿死得太窝囊了,28号响一炮没敲响警钟,29号又响一炮又没敲响警钟,最后(晚上)十点半,把我侄儿干死,就在这个地方,我怎么我也平衡不了。

  解说:28岁的丛龙是救援队队员,他在“329”事故中遇难,他的叔叔认为,正是矿领导忽视了这两次预警才导致了晚上9点56分的大爆炸。

  记者:当时大家有没有就是矿上的工人回到家以后,去说过这个事,说之前已经响两炮了?

  解说:我们又找到了八宝煤矿救护队队员唐强,他告诉我们,3月28日下午4点半,他接到过队长打来的电话。

  唐强(八宝煤业救护队队员):让我下去检查,下去之后一看这是响了,爆炸了,我们下去开始打闭。

  解说:打闭就是打密闭墙,一般情况下,矿井要用打密闭墙的方式来封堵采空区巷道的两端,以防止残存的瓦斯泄漏。而当井下发生险情或密闭墙破损时,打密闭的工作一般都由救护队来完成。唐强告诉我们,28号下午4点钟瓦斯爆炸后,他们一直在井下抢险打闭直到晚上11多。

  解说:依据这些矿工所言,3月29号晚上9点56分大爆炸之前,已经出现过瓦斯爆炸,而且还采取过相应的抢险措施。那么,除此之外,八宝煤矿还采取过什么保障安全的措施呢?

  张玉宏(通化矿业公司副总经理):(下午)4点钟左右,调度通知我说,(八宝矿)出现(一氧化碳),要打闭,要停产。

  记者:确认一下3月29号夜里10点钟,那次大的爆炸之前,有没有发生一些零星的小的爆炸?

  解说:虽然张玉宏断然否认29号下午4点多他接到电话时井下已经出现过爆炸,但国务院调查组调查表明,3月28日16时左右,负416采区附近采空区发生第一次瓦斯爆炸,该矿在安全隐患未消除的情况下仍冒险组织生产作业;29日14时55分,发生第二次爆炸,该矿才向通化矿业公司报告,通矿公司总工程师宁连江等人赶往八宝煤矿。

  张玉宏:我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员工已经下去了,就剩管理人员,就剩宁总,我记得当时就剩宁总光膀子换衣服。

  解说:下午4点多钟,正是八宝煤矿接近下班的时间,李德才的爱人给李德才打了一个电话,这时,他正准备和宁连江等人一起下井抢险。

  李德才的妻子:四点半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我问他回来吃饭不?他说不回了,说(掌子面)有事,就这么一句话就撂了。

  李德才的妻子:就(掌子面)有事,还没等我问是什么事,他也没说,然后就撂了,应该是4点多钟,我跟他通完电话以后,他就下井了,再也没回来。

  解说:当天晚上将近八点钟,已经下班回家的八宝煤矿生产指挥中心副主任张宝君接到了前去增援的电话。这一去,他再也没有回来。

  张宝君的妻子:挺稳重的,去了以后,临下井的时候,就是换完服装的时候,他给我最后打了一个电话,他就好像(感觉到)能出危险,8点18分他给我打的电话。

  解说:张宝君的爱人并不知道,在她的丈夫接到电线分左右,井下发生了第三次瓦斯爆炸,张宝君就是此时被叫去参加抢险的。

  张宝君的妻子:我们俩之间称呼,我称呼他老张,他称呼我老王,他说老王我换好服装了,我下井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就这么一句话,我电话里都有记录。

  解说:晚上9点56分,正在井下打闭的施工人员遭遇更大规模的瓦斯爆炸,这是两天内发生的第四次爆炸。

  李德才的妻子:我理解不了的就是这些,我邻居家孩子,早晨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他回来按门铃,我一看是孩子来了,告诉我,李姨井下出事了,我问他什么事?他说瓦斯,我说那完了。

  张宝君的妻子:早晨起来5点来钟,他们同事什么的打电话说,你穿好服装井口发生事了,我就知道可能不好了。

  张宝君的妻子:现场当时有治安的人,都搁那儿挡着,我顾不上那些,我跳栅栏过去的,我就像疯了似的,我们俩(结婚)23年,没红过脸,没打过仗。

  解说:3月30日清早,矿井出事的消息在矿区蔓延,但很多人都不能确定自己的亲人是否遇难。救护队队长于全军的姐姐找遍了白山市的三家医院,最终找到了于全军的遗体。

  于清华(于全军的姐姐):我妈当场就昏过去了,我们抬着到林业局(医院)抢救,抢救完了我妈说不行,我得回家,我家里还有我爸瘫痪,还不能跟他说,我才回家,我妈哭都不敢哭,我们上小屋,我妈用手巾捂着嘴哭,我爸在那屋,不敢让他知道,你说死都已经死了,我们还得顾活的吧,不敢让他知道,到现在他也不知道。

  解说:全家人都在为父亲一人竭力掩饰悲伤。于全军的离去,留给全家的除了全国各地技能比赛的获奖证书之外,还有弥漫在这间屋子里无尽的苦涩和煎熬。

  国务院事故调查组认定这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八宝煤矿忽视防灭火管理工作,致使工作面上区段采空区漏风,煤炭自燃发火,引起采空区瓦斯爆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和大量有毒有害气体造成人员伤亡。

  记者:我们再还原一下当时的时间点,3月29号应该是夜里10点之前的4分钟。那个时候,他们本来是在井下抢险打闭,当时那个爆炸现在还原的话是怎么发生的?

  周心权(国务院安全生产专家组成员):集团公司的总工程师、副总工程师来了,大家商定下去打密闭,就是打五个密闭,打这五个密闭,但是在晚上7点半又发生爆炸,发生爆炸以后有很多工人就想跑,但是(这些领导)他们,就把那些工人叫回去,其中6个打密闭的直接(升井了),当然这些所有的领导也在下面,结果到了9点56分发生爆炸。

  解说:这也是兰敦国父母最不能理解的,儿子在专业上过得硬,既然他测得瓦斯浓度超标,带领大家撤离,为什么此时下井的领导会不顾科学,带领救援队继续抢险。

  张淑芳(兰敦国的母亲):听人家小道消息说,我儿子一测说瓦斯超标,浓度超标,作业不了,下去人接近跟前就得死,后来我儿子就给领出来了都上来了,让这些领导遇着了,给撵回去了,就说死大伙一块儿死,走,一块儿回去,回去之后一个没剩全死了,连领导带他。

  记者:按理说在事故发生之前已经出现了三次瓦斯爆炸,其实已经不单是一个征兆了,应该说很强烈的预警,最后实际上就在当天发生了大规模的爆炸事故,造成人员伤亡,在重视的情况下到底哪个环节出了什么问题,导致这个事故的发生?

  周心权:说来说去还是概率问题,如果是100%的危险,任何人都会想到跑,但是他认为根据他的经验的判断,过去也搞过这个但是危险性小,我就应该继续打(密闭)。

  周心权:不,这就是我们所讲的就是如果违章一定会发生事故,它就不会有违章任何违章的人不想自杀,但是关键就是违章会发生大事故是小概率,这就是墨菲定律,那就是你今天违章,明天违章,你违章,他违章,最终时间、空间两个隐患叠加会发生事故。

  解说:调查报告显示:八宝煤业和通化矿业公司在连续发生瓦斯爆炸的情况下不仅没有按规定上报,甚至在晚上又一次爆炸后,强令施工人员返回进行密闭施工作业,这是造成“329”瓦斯爆炸事故伤亡巨大的间接原因。

  “329”事故发生后,通化矿业公司公布了遇难者名单。这份名单中,死亡人数为28人,这让胡志刚的父母感到很奇怪。他们的独生子胡志刚在这次爆炸中丧生,却在名单里找不到儿子的名字。

  胡云生(胡志刚的父亲):网上就出来(名单)了出来一查28人,十二年前买的七块金砖急用钱拿出来变现!有我连襟的名,他也是救护队的,因为当时说救护队遇难就11个人,这(名单)上只有6个,就少5个人。

  胡云生:这个是他们矿的,现在是(八宝)矿的工会主席,亲自跟我说的,说救护队(死了)11个人,他这么告诉我的。

  解说:对此疑惑不解的不止胡家一家人,在神思恍惚地过了几天之后,兰立柱才发现,网上公布的“329”死亡名单中没有他的儿子兰敦国。

  张淑芳(兰敦国的母亲):这里头始终没有我们家孩子的名字,当时我们去找了很多次。

  解说:4月6日,经吉林省政府核实,确认在“329”事故中瞒报死亡人数7人,实际有36人遇难。

  张玉宏:应该是4月6日,(吉林省调查组)找到,我们董事长(赵显文),就是说你为什么隐瞒7个人。原话好像是说当时(爆炸后早上)4点50分,跟领导汇报了,我们跟领导汇报说搜救结束了,当时已经说完了,等领导都走以后,冷静下来看看这些人上没上来,发现宁总就是总工程师不在,没找着,这个时候人员基本核实也差不多少了,把队长也都找来了,谁下井了谁没下井,说确定还有7个人,进行第二次搜救,11点多钟把这7个人找到了,所以这7个人就不说了。

  记者:您刚才讲有一个时间顺序,先发现了28个遗体,然后又发现7个遗体,但是在28个遗体当中,是因为没有宁总才去找了另外7个遗体,可是在最后的公布名单当中,宁总是在28个名单里边的,而没有含在7个人的名单里边,显然28个名单是有一个筛选,到底谁列进去,谁不列进去。这个筛选什么过程?谁做的?

  张玉宏:这个也是我听(吉林省调查组)找我们董事长了解情况反馈的信息,说(让八宝)矿长(韩成录)他挑7个人,认为跟他关系比较好的,就是说不用交待,这些人不会说的,私下里做的工作。

  解说:据国务院事故调查报告:在获知漏报7名遇难人员之后,通矿公司董事长赵显文决定不再上报。根据赵显文的意见,八宝煤矿总经理韩成录等人选择了容易做通家属工作的7个普通遇难矿工作为瞒报对象。这7人中就有兰立柱的儿子兰敦国。

  处理完儿子后事,兰立柱回过头来仔细看了看儿子的死亡证明才发现,矿上开具的这张证明似乎大有文章。

  兰立柱(兰敦国的父亲):我们在火化场签字的时候也没看那(死亡证明),挺悲伤的,没细看,有领导在那儿,就怎么安排怎么是,在这儿签字,在那儿签字,签完字回来之后,他给我的死亡证明写的是病故。

  兰立柱:是,那个书记就在我旁边,张振忠就在我旁边,我说这怎么是病故呢?他说不可能,我说那你看看,我就递给他了,递给他,回头他给我撕了。

  解说:张振忠是八宝煤矿充填开采区的党总支书记。据国务院调查报告,事故发生后,他按照总经理韩成录的安排,负责联系办理遇难人员的火化手续,为瞒报的遇难人员办理虚假的火化手续。

  我们一直没能联系到张振忠,但胡志刚的父亲当天也在现场办理儿子的火化手续,他碰巧看到了这一幕。

  胡云生(胡志刚的父亲):结果这个姓兰的就和这个姓张的人吵吵起来了,后来姓兰的说你拿过来,我拿这个东西去找矿长去,结果一转身,这人就把(病故的死亡证明)撕了。

  解说:在兰立柱的不断追索下,张振忠又代表八宝煤矿补发给他另外一张死亡证明。但就是这张补发的死亡证明,让兰立柱比先前那张更为气愤。

  胡云生:我不要求别的,就是要求给我儿子一个公道,他井下工亡,在井下当场就是瓦斯爆炸一下子就崩死了,那你就说是瓦斯爆炸崩死的?用不着你用这些玩意儿来欺骗我,这些玩意儿欺骗家属有啥用?

  解说:在这张补发的死亡证明上,清楚地印着“江源区人民医院医疗专用章”的字样,兰敦国的年龄应该是27岁,证明上被写成25岁;死亡日期也由3月29日变成3月31日。那么,这张死亡证明为什么错漏百出?它到底是不是江源区人民医院开具的?我们来到这家医院进行核实。

  记者:您好,我们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就想了解一下,这次发生了八宝矿难,有没有在咱们这边开死亡证明的?

  记者:没有啊?咱们这边的死亡证明是什么样子的,我们能看一下吗?样本是什么样子的?

  记者:这是写的医务科,这写的是医(疗)专用章,这上边比方说这个编号,这写到第几单的编号,你们上面有吗?我们看一下你们的现在是到多少号了?有没有241号?

  江源区人民医院医生:这是我们的编号,我们现在才62号,所以这肯定是假的,不是我们开的,这个不是我们的。

  解说:据我们了解,医院对外办理业务的公章只有两枚,一个是院务科这枚显示“医务科”的印章,另外一个就是办理财务的“现金收讫”章。经院方证实,兰立柱手中的这张死亡证明上的印章是枚假印章。除此之外,记者还注意到这张证明的签发人是一个叫“王健”的人,我们在院务科查询此人。

  解说:兰立柱在确定死亡证明是伪造的之后,找到矿领导,但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胡云生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他曾当面质问经手人张振忠,得到的是这样的答复。

  胡云生:他说这个(死亡证明)确实是假的,虽然是假的,但是他说给你一个说法,我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力去开这个假的,而且这个假的(证明)是别的领导(让办的)。

  解说:据国务院调查报告:在确定了7个瞒报名单之后,通矿公司董事长赵显文责成八宝煤矿总经理韩成录想办法为瞒报的这7名遇难矿工办理火化手续。韩成录通过中间人,委托当地一家私人承包的太平间经营者,办理了假的死亡证明并火化了尸体。

  按照国务院颁布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的规定,安全生产事故造成30人以上死亡,就是“特别重大事故”,需逐级上报到国务院有关部门,由国务院或者国务院授权有关部门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

  八宝煤矿对兰敦国等7人死亡的蓄意瞒报,使“329”事故死亡人数变为30人以下,事故等级也就由“特别重大事故”降格为“重大事故”,这样就可以逃避国家的调查。

  “329”事故并没有终止八宝煤矿的井下爆炸,三天后,又一次爆炸发生了。

  “329”事故搜救工作结束后,鉴于井下已无人员,且灾情严重,吉林省政府和国家安监总局工作组要求吉煤集团制定安全可靠的灭火方案,并强调未经吉林省政府同意,任何人不得下井作业。

  张玉宏:主要命令就是这个一个是方案等专家来处理,第二井下不准下人,任何人不准下井。

  解说:4月1日7时50分,八宝煤矿的监控人员通过传感器发现井下负416采区一氧化碳浓度迅速升高。

  张玉宏:井下有监控,说(一氧化碳)又突然升高了,升高以后,安排专业人员下井去探险,看看什么情况。

  解说:为了避免矿井报废,通化矿业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王升宇召集相关负责人商议后,决定违抗省政府的指令,擅自决定派人员下井作业。试图控制火情。

  解说:滕学君是井下运输司机,负责运送密闭施工需要的各种工具、砖头等物料。4月1日,他仍然在井下值班。

  腾学君:就是救护队的,矿长领着几个领导,挺负责任的领导,都去下去检查,看这个事能不能干,怎么干,我估计是这么回事。

  解说:在抢险人员刚刚走出井下运输车100多米,10点12分,不幸再次发生,井下发生第五次瓦斯爆炸,此时,有76人在井下作业。这一次爆炸,导致6人遇难,11人失踪,8人受伤。

  记者:事后有什么样的证据证明,当时这个副总是出于什么想法?派人下去的?宁可顶着上级的一个死命令?

  周心权:他也说了,现在这个情况严重了,只能先挽救这个矿井,因为这是通矿集团的主力矿,那要是出了事,生产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张玉宏:我们这几个领导,岁数都在五十三四、五十七八,他们对煤矿的感情,参加工作这一辈子都是依靠煤矿,出煤、生存,就不想让八宝(矿井)投资十几个亿报废,他们做了这么个决定。

  记者:所以说我相信你也看到这样一种议论,这种决定做出来并且造成这种损失以后,许多人在说这是否意味着在有些矿领导的心里边,矿山的价值要大于人命的价值?重矿重于重人?

  张玉宏:从这个角度说,应该这么说因为煤矿工作一辈子,指这个煤矿生存的,这份感情也是割舍不下的,他们这些人也都是搞技术专业出身的,自己的经验,凭自己的经验认为没事,违反省委省政府的命令,这是都需要反思的。

  解说:我们了解到,八宝煤矿是通矿集团的主力矿井,投资近18亿元。近年来,围绕这一企业成立的八宝工业园里,兴建了电厂、洗煤厂,延伸产业的规模达几十亿元。若这个矿井停产,损失之大、影响之广可想而知。

  记者:您后来看到这样的一个过程的时候,您有一个什么样的印象呢?是说这些领导对安全、对生命的轻慢,还是说对以往经验的这种自负?您看到了什么?

  周心权:我觉得可能两种都有,一种就是他存在侥幸心理,我过去也碰到有很多这种情况,但是没有出事,他偏向于保矿,而不是保生命,那还是有对生命的轻慢。

  解说:国务院调查组在调查中还发现,吉林省能源局违规开展矿井生产能力核定工作,未认真执行关于煤矿建设项目安全管理的规定和煤矿生产能力核定标准,违规核定批复八宝煤矿生产能力由每年180万吨提高至300万吨。

  记者:就是从180万吨增加到300万吨,它这种变化的意图是什么?哪怕我要违章地把它提高上去?

  周心权:那当然了,就像一个汽车,1.6排量的你硬要开每个小时200公里你就开不动了,那就更容易出事。

  解说:2012年,八宝煤矿获得全国首批十家“煤矿安全文化示范企业”的殊荣。

  张玉宏:这个矿的管理是最好的一个去年(被)国家命名为首批安全文化示范企业,是国家的质量标准化达标矿井。

  记者:如果说一个矿的安全管理水平很高,有什么指标可以判断它安全管理就是高?

  张玉宏:死亡人数控制在有个百分之几死亡率,这是一个,再一个千人负伤率,这是硬性指标;但从文化,这些规章制度健全,包括企业的思想,说话的这些观点都能代表企业文化,这种文化也是企业长期抓安全生产养成的一种习惯。

  解说:在调度大厅,我们看到了墙上张贴的“通矿公司关于制定十项必须停产撤人的规章制度的通知”,通知的第一项就是,井下工作面瓦斯涌出异常或者有害气体浓度超过安全规定时,立即通知井下所有人员撤出井下。

  记者:第一条就是井下工作面瓦斯涌出异常或者有害气体浓度超过煤矿安全规程的规定,必须由当班的班长或者队长带领工作面人员按矿井瓦斯避灾路线立即撤人,调度室接到通知后立即通知井下所有人员撤出井下,否则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周心权:那比如说发生瓦斯超限,它那个还没有说爆炸撤人这是对的,但是并不要求要把全井所有人员撤出,一个点瓦斯超限要分清楚它的原因,然后根据原因、影响范围来确定撤出人员。

  周心权:不仅是不能执行,而且会把安全规程的连续性受到破坏,他会不执行所有的规定。

  周心权:既然我可以不执行这个,我为什么必须要执行?另外一个还有你安全规程太严,就会造成更多的人掺假,而作假是安全的最大隐患。

  解说: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八宝煤矿虽然将超常严格的安全规定张贴在全矿指挥中心,却在“329”接连出现瓦斯爆炸后不向当班工人告知,反而安排工人正常下井工作。

  记者:(下午)4点当时你下班,丙班准备上班的时候交接班的过程当中,跟他们有没有过什么特殊交待?底下需要停产或者说瓦斯有些不正常?

  解说:高东绪在3月29日下井前并没有被通知井下已经发生过两次小型爆炸,而是按照排班在4点钟正常下井工作,大爆炸发生后一个小时,他才被通知紧急升井。

  事实上,直到大爆炸发生后,八宝煤矿才通知井下停产撤人并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此时井下共有367人。

  高东绪(八宝煤业采煤队):大概在(晚上)11点钟,接到调度通知就上来了。

  记者:当时班长表情有什么跟平常不一样吗?因为还不到你们下班的时间,丙班不到下班的时间。

  解说:五次瓦斯爆炸,八宝煤矿以53个生命为代价补上了“安全生产”这一课。未来,八宝煤矿还能够恢复生产,但是,这53个遇难者却再不能回到他们的亲人身边。

  于清华(于全军的姐姐):俺爸剃个头,俺爸洗个澡,都得俺弟弟和俺妈俺们女的到不了跟前,那不都得俺弟弟,这都好几天了,(我爸)要剃头了,我说再等两天吧,等两天就回来了,这两天搁那儿坐着等呢。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五天之内五起瓦斯爆炸,53人遇难,12人受伤。吉林八宝煤业瞒报死亡人数,令遇难者家属痛心、寒心。一家现代化的国家煤矿却存在多项违规,继续生产会造成更多的人掺假,最后沦为废井。《新闻调查》独家披露吉林八宝煤业“3·29”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的经过和瞒报细节,敬请收看。 (《新闻调查》 20130713 井下的五次爆炸)

  • 澳彩今晚开奖结果,澳门六合开奖记录,澳门六开奖今晚开什么号码,澳彩开奖网123720acom,123720开奖结果123720,澳彩全年历史图库资料